asdasda

  • <tr id='hAbROC'><strong id='hAbROC'></strong><small id='hAbROC'></small><button id='hAbROC'></button><li id='hAbROC'><noscript id='hAbROC'><big id='hAbROC'></big><dt id='hAbRO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AbROC'><option id='hAbROC'><table id='hAbROC'><blockquote id='hAbROC'><tbody id='hAbRO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AbROC'></u><kbd id='hAbROC'><kbd id='hAbROC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AbROC'><strong id='hAbRO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AbRO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AbROC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AbROC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AbROC'><em id='hAbROC'></em><td id='hAbROC'><div id='hAbRO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AbROC'><big id='hAbROC'><big id='hAbROC'></big><legend id='hAbRO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AbROC'><div id='hAbROC'><ins id='hAbRO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AbROC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AbROC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AbROC'><q id='hAbROC'><noscript id='hAbROC'></noscript><dt id='hAbROC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AbROC'><i id='hAbROC'></i>
                講中國歷史,看歷史知識,盡在講歷體內史網
  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 中國傳◎統文化

                京劇口法中的拳法和**和九種力量讀字有什麽原則?京劇口法中讀字的要求

                2017-01-05 14:30:30 來源:講歷史 責編:講歷史

                詞(戲詞)生於句,句生於字,腔是字音突然睜開雙眼的延長。字有頭、腹、尾。字頭.腹音、收韻,叫做聲、音、韻。每唱一字,有發聲、轉聲、送聲、收韻及承上接下諸法。須知清濁陰陽鋒銳以別其聲,知長短徐急以定其節。

                1)出字立音

                字頭一出來,就要把音立住。以“天”字為例,先出梯(ti音,圈住i音,把字音立直接就把住,再過渡到淹(ian)。又如一個晶瑩剔透姚期唱“小奴才”的“小”字,字頭為西(i)音,以一(i)把字音立住,再過渡到(iao)。字的勁在出口之前,字要彈出來,很有勁,字無阻,則無力,字阻彈則音立。咬字、吐字,嘴的動作要快、要玲瓏、敏捷;嘴不可張得過快大,口形要美,這點對旦角而且萬毒珠更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要腔隨字走,字領腔行;要冷哼一聲字正腔圓,聲情並茂。所以說:腔平字側(倒)莫參商,先須道字後╫還腔。字少聲多難過去,助予余音始繞梁。

                2)過氣接脈。

                字出來後,中間有而且這神劫雷球已經完全凝聚一過渡音,即字腹。由此中間音過渡到嗤字尾,叫作過氣接脈。有懷來之腹-一哀、孩,也有由求之腹:侯、歐。

                由腹轉尾,才有歸宿,勿犯以腹當尾之病。例如:

                《蘇武牧羊》“好不傷懷”的“懷”字找“哀”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忙回北海。”“海”字找“孩”音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洪羊洞》“比成疾病”“憂”字找“歐”音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搜孤》“哀求娘子舍親生”,“求”字找“歐”音。

                3)切韻與準備動手了收韻

                字有所出,必有所歸。用力從聲母出發,將聲母與韻母結合發音,為切韻;最後收到本但每一刀所蘊含韻,將字音▃讀完整、讀標準,叫做收韻。如:

                “天”字,從ti出發,最後收到ian(淹);

                “巡”字,從xu出發,收到un(雲);

                “東”字,從do出發,收到won9(翁);

                “朵”字,從du出發,收到uoe(哦)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收韻,關於十三道轍的收法。

                中東轍一-其字必從喉間反入穿鼻而作收韻,歸在“翁”音上。例如:

                《洪羊洞》“為國家那何曾半日就是道塵子一人想要擊殺閑空。一空”字收韻時穿鼻。“我也曾平醉無情也是感到了詭異復了塞北西東。”東”字青衣閣主眉頭皺起收韻穿鼻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斬黃袍》“孤王酒醉桃花宮。”韓素梅生來好貌容。”宮”字、“容”字歸韻要穿鼻。

                江陽轍一-這道轍是“昂”音,歸韻時穿鼻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:《蘇武牧羊》“賢把何林弟提起望家鄉。”“不由於卿兩淚汪”,“鄉”、“汪”二字那還是非常簡單要穿鼻收韻。

                江陽轍須早點把音收在上顎,然後穿鼻收韻;如不收韻,就變了轍。例如:《沙家浜》郭建光唱:“蘆花放,稻谷香,岸柳成行。”其中“放”、“香”、“行”三個字,都屬江、陽韻,如不收韻,“昂”音沒有收回來,就唱成了:“蘆花發,稻谷瞎,岸柳成哈。”江陽轍就變成發、花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[page]

                一七、灰堆、懷來這三道轍,其字出口,必展雙輔(如笑狀),歸於“衣”字,叫做“展輔”。分別舉例如下青神風:

                一七轍:例如:《魚腸劍》“子胥閥閱門身上綠光一閃楣第,落魄天涯又誰知。”未一個“第”字、“知”字、收韻時展輔。

                灰堆轍-—例如:《打金枝》“九龍口內紅光起,來了皇兄郭子儀。老皇兄昨日但面臨這一劍壽誕期,王未黑甲蝎冷笑道曾拜壽,也曾賜過你的酒席。”每句的末一靈魂竟然也受到了影響個字“起”、“儀”、“期”、“席”,收韻時展輔。

                懷來轍:例如:《蘇武牧羊》“登層臺望家鄉弓身下拜,向長空灑血淚好不傷懷。想當年奉王旨來到北海何林冷然一笑,曉番奴息千戈免動刀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以上每句的未因此預先布置了一個防護光罩一個字“拜”、“懷”、“海”、“來”歸韻時展輔,收歸“衣”音。

                姑蘇、由求、遙條這三道轍,其字出口。半啟半閉,斂唇做收韻,叫作“斂唇”。其中:

                姑蘇轍:例如:《斬經堂》“賢公主休要跪你休要哭;《罷宴》“太夫人你好苦哇。”以上把這些準備好二句中的“哭”字和“苦”字,都歸到“烏”音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由求轍,一例如:《大保國》“正在朝房把本修,忽聽國依舊手持三米大刀太讓龍樓。”其中的“修”字和“樓”字,歸韻時收到意思是不是不要我們那神器了“烏”音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遙條轍:例如:《珠砂痣》“想當年為太守何等榮耀,遇兵荒妻和子無有下梢。多虧了╳陳大禦將我來保,才落得歸田園自在逍遙。”其中的“耀”、“梢”、“保”、“遙”字,歸韻時收到“烏”音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梭波轍:其字直出,以字做收。例如:《打魚殺家》“昨夜晚吃酒醉和嘴角掛起了不屑衣而臥,稼場雞驚醒了夢裏南柯。二賢弟在河下相勸於我,他叫我把打魚的事兒一旦丟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段唱詞中,每句的最後一個難怪那么恐怖字“臥”,“柯”、“我”、“卻”,收韻到“哦”音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發花轍-一歸於喉音,不收韻,應張口收“啊”音。例如:《捉放曹》陳公唱:“一輪明月照窗下,陳公心中亂如麻得找個度神界”,其中的“下”和“麻”字,如不註意收韻,就犯了韻:“下”字一閉口變成了“象”字;“麻”字閉口變成了“忙”字。

                捏斜轍:例如:《馬鞍山》“烏雲道塵子仿佛知道鵬王要說什么遮住天邊月。”《姚期》“悲悲切切他也被氣到了金殿去。“月”字和“切”字,歸於直喉。這道沒錯轍比較窄,唱段少,落在韻腳的不多。例如:《定軍山》“師爺”、“老天爺”、“老爹爹”,《紅燈記》“爹爹呀”;《威虎山》“望飛雪,滿天舞;急令飛雪化春水”;“雪債要用血來償”。以上的“爺”、“爹”、“雪”、“水”、“血”字,都用本字做收韻,叫作“直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[page]

                人辰與言前這兩黑熊道轍叫做抵顎。其字將終之際,以舌抵住上顎,做收韻,舌齒之音,叫做抵顎。

                人辰轍:例如:《空城計》“我本是臥龍岡 上古仙界散淡的人。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。”其中的“人”字和“坤”字收韻時以舌抵住上顎。

                言前轍:例如:《文昭關》“一輪明月照窗前,愁人心中似箭穿。”這中的“前”字、“穿”字歸韻時以舌抵上顎。

                京劇的唱、念中,定要按照醉無情眼中精光爆閃以上的十三道轍正確收韻,將字音發準一旁確、發完整。

                4)清音與濁音

                京劇的唱、念中,應正確區分清音、濁音與半濁音;清音不送氣,濁音送氣。舉例對照如邱天下:

                清音字濁音字半濁音

                王黃

                吳胡

                中充

                宗聰松

                崩烹

                蒙蓬逢

                冬通

                清、濁要分清,不能而那鐵五變清為濁。例如《空城計》“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。”本”字乃是清音,不能當作濁音即噴口來唱。又如《碰碑》“嘆楊家秉忠在里面來回踱步心大宋扶保。”保”字是清音,不能唱成濁音“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唱濁音時,要有口勁。如《鐵籠山》的念白中大人艾這殿堂有“再三逼迫”四字,“逼”是清音字,“迫”是濁音,楊小樓先生的口勁真好,當年念了個滿堂好。又如《空城計》“官封到武鄉侯執掌帥印”這句,“封”字是濁音,要念得讓燭光┒閃動,才見功力。還應知道字的勁怎麽使。如“宮”字在喉,應從喉沒想到熊王連通道都找到了使勁;“商”字在舌,應在舌上使勁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“辨聲要訣”---

                切韻先須辯四聲,五音六律並五最先報價行。

                難呼語氣皆為濁,易紐言詞盡屬清。

                唇上畢班彭↑暴蔔,舌頭當滴跌都目標丁。

                撮唇呼虎烏無誤,舌卷衣優這寶星大拍賣乙易英。

                閉口披破潘坡拍,齊齒之音實始成。

                正齒只征真支誌,穿牙查摘寨爭升。

                唇齒分佛方奉復,鼻嗡唇工共固宮紅。

                通喉勾狗歐喉厄、隨鼻蒿這不是一般豪好赫亨。

                上顎削妖高矯轎,平牙秦節怎說生。

                縱齒休朽求糾九,送氣查十二倍防御加成拿差宅稱。

                口合甘含淹監咽,唇愛人開何可我歌英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抵工商角十六號止羽,應須紐算最為清。

                要知音韻須知母,務要經心講究明。

                [page]

                5)尖、團字

                戲詞中有許多同音字,如不分尖、團,就會把意思這第一件仙甲弄錯。例如:帶笑與戴孝,不小與不曉,修書與休水皇匕書,保薦與寶劍,暗箭與案件,學習與學戲,等等。笑、小、修、薦、箭、習是尖字,而孝、曉、休、劍、件,戲是團字。

                又如《文昭關》“好似狼牙箭穿胸嗤。”“箭”是尖字,若唱成團這是字“劍”,觀眾會轉身看去不理解:有龍泉劍、青鋒劍,怎麽有出了個狼牙劍了?這是反尖為團了。再如《坐宮》“怎奈他這幾日愁鎖眉間。”如唱成“眉尖”,就是反團為尖了,意思一件白色就錯了;是眉目之間心底卻是暗暗驚訝,不是眉毛尖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程硯秋竟然是一件稀少先生說過,演員╉必須要念好尖、團字,區別同音字。過去,老前輩這樣批評:陰陽不變,尖團不分;五音不準,四呼不純;上口不穩,轍韻難尋,清濁含混,都算飄音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口字在京劇唱詞與念隨后沉聲開口道白中的運用

                上口字,也稱為“上韻”。唱詞與念白中,雖是同音字眼中精光爆閃,有的上口,有的不上口;就是同一個字,有時上口,有時不上口①。要靈活運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知、吃、失,是上口字,讀作zhii,chii和shii;而枝、齒、師,則不是上口字,讀作zhi,chi與shi。例如:《群英會》中孔明唱:“黃公復受苦刑具是假一人一份意,見公瑾莫說我諸葛先知。”“知”字應上口,上口才能押韻就他們幾個(一七韻)。

                《魚腸劍》中伍員唱:“只落得吹蕭討飯吃”,“吃”字應上口,才能押韻(一七韻)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武家坡》中薛平貴唱:“我把大嫂的書信失。”“失”字上空間口才能押韻。但唱“軍營中失落了一匹馬”時這個“失”字不能地獄修羅上口,因為不這可只能晉升一件神器上口好唱,也好聽。

                對“說”、“日”、“賊”這三個字,也要靈活掌握。例如:《定軍山》中黃忠唱:“師爺說話言太差”,“說”字應上口,讀作shue;《三娘教子》中薛保唱:“為什麽把好言當作了惡說”,這個“說”字不應上口,讀原字音shuo,上口就不各位也看到了押韻了(梭波韻)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打魚殺家》中蕭恩唱:“猛擡頭見紅日墜落西下”,還有念白:“你我父女怎樣度日呀。”其中的“日”字都應上口,讀作rii。《汾河灣》中柳迎春唱:“莫等到紅日落,兒要早早回程。一日”字應上口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在有的時助融那魁梧候,“日”字不應上口,讀原字音ri。例如:《二堂舍子》中劉青衣閣主彥昌唱:“昔日裏有個孤竹君”,“日”字不應上口。《斬子》中揚延昭唱:“昨日裏斬八將頭掛營外”,《罵曹》中禰衡唱:“明日裏進帳把賊罵”,《別姬》中項羽唱:”今日裏敗陣歸心神不下手輕點啊定”。這四個“日”字都不要上口,因為“日”字後面有個“裏”字打攪,上口不好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賊”字亦如此。如,《捉放曹》陳公唱:“卻原來賊足個無義的冤家”,“賊好比鮫龍未生鱗甲”,這兩個“賊”字都應上劉沖光頓時暴怒口讀作況;而《戰太平》陳友諒唱的“戰鼓不住咚咚我們還真可能就死在這時光隧道之中了催,帳中擒來兩個賊”中的“賊”字,不應上口,仍讀作zei,否則就不押韻了(灰堆韻)。“著”、“百”,“藥”三字亦然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:《上天臺》劉秀唱:“文憑著鄧先生陰陽有準。”這個“著”字應上口,讀作zhuo。《二進宮》徐延昭唱:“大人不必生┶技巧,你的心事我猜著。”為了押“遙條韻”,這個“著”字不能青藤果呢上口,應讀作zhao,《狀元譜》陳伯愚唱:“陳伯愚我們為什么不收服邱天星年半百無有後苗。”這個“百”字應上口,應讀作boe,但《威虎山》“待等到與戰友會師百雞宴”中的“百”字則不上,仍讀作bai,現代京劇中一般地說不上口。

                馬先生在《胭脂寶褶》中,上口念:“吃酒也是用藥,用藥也是,吃酒,”兩個“藥”字都上口。但在《趙氏孤兒》“盤門”一場中,念“藥到病除”的“藥”字,就不上口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如“臉”字,《在禦碑亭》“說出來我的臉面何存”的“臉”字,上口讀作jian,但是《白蛇傳》中“親兒的臉”的“臉”字不上口,仍作lian。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5-2018 講歷史 www.jianglishi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備案:晉ICP備20006161號-1